或許吧!
這是造成兩個不熟悉的彼此距離拉更遠的因素。
 
事實上,
的確是我一直在製造矛盾。
 
跟老媽去參加研習活動。
發現我真是個很難跟人家HIGH起來的人。
 
那位姐姐說我看起來很好相處的樣子。
天啊!
挖出溫啊!
我終於擺脫看起來酷、看起來兇、看起來難相處的樣子了嗎?
 
其實昨天的活動也有參加,
老媽說,
可能是我臉比較大,
讓人家比較有印象吧!
 
 
最氣的就是,
說我們是母女,
大家一副驚訝的樣子。
 
只好自我解嘲。
= ="
是我長的比較糙老。
 
我認了!真的。
老就老唄!
至少,
我看起來變得容易相處的樣子了。
而不再是一副讓人覺得有距離的樣子了。
 
雖然,
想法亂七八糟的我,
或許還是讓人覺得相處起來很費力。
 
但,
就像自己豁然的面對自己的個性。
無妨無妨。
 
不過,
在說著無妨的同時,
還是會有小小的失落。
 
畢竟,
總是期盼說的話有人懂、有人了解。
一起分享我那些永遠都停不了的莫名其妙想法。
 
恍的這才發現,
原來我是那麼的渴求別人的認同。
 
◎跩跩的說那些話,或許只是試圖掩飾自己最不得人意的那一部分◎
 
 
 
人原來都會用些刺眼的顏色,
以為能保護自己。
卻沒想到,
有時候或許傷害了別人。
 
那個傷害,
就像伸著食指指著他人,
其他卻都指向了自己。
 
 
聽從前自己的那個胡扯說,
一個好人可以抵五個壞人。
一個懂你的朋友可以抵五個用盡力氣解釋也得不到滿意回應的朋友。
 
照這樣看來,
其實是自我個體不滿足。
 
嚴格說來,
悲觀的認為負面成分比較多,
那是一種很可悲的不安全感。
 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-win 的頭像
a-win

ㄚ危恩

a-w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